首頁>新聞中心>媒體聚焦>滇池邊地道漁民已轉變成“半漁民” 守望滇池母親 留住漁民鄉愁

新聞中心

媒體聚焦

滇池邊地道漁民已轉變成“半漁民” 守望滇池母親 留住漁民鄉愁

瀏覽量:
分類:
媒體聚焦
來源:
都市時報
發布時間:
2019-10-17

    

79501571247956614

66661571247956599

21181571247956614

    對于世代居住在滇池邊的漁民來說,滇池開湖無疑是最為重要的日子之一,3萬響的鞭炮每年會在晉寧沙堤村炸響兩次,分別是春節除夕夜和每年漁船出湖的第一天。

  滇池邊的漁民祖祖輩輩都是靠捕魚為生,而隨著滇池生態環境的改變,滇池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封湖禁漁,漁民走上了岸,開始種花種菜或從事其他工作,他們從地地道道的漁民變成了“半漁民”。

  每年只有在開湖的這一個月時間里,他們才做回老本行——下“海子”捕魚,賺取外快補貼家用的同時,也重溫了鄉愁。而開湖期結束后,他們將收起船只和漁具,繼續從事賴以謀生的行當。

  舊時光

  臭魚爛蝦 下飯的冤家

  “小小漁船孤單單,浪大日子難上難。人人都說滇池好,海風吹來透身寒。”這是一首滇池漁民熟知的小調。隨著滇池水由清變濁到現在水質不斷好轉,從以前“滇池水里撈飯吃”的地道漁民,到現在有了更多發展項目的“半漁民”,滇池漁民的生活發生了深刻的變遷。

  家住彩龍村的林燕從小就在滇池水邊長大,家里人總說是滇池養育她長大。雖然現在每年開湖她還是會去滇池捕魚,但她說自己只能算是半個漁民了,只有她的爺爺輩才算是真正的滇池漁民。

  “小時候就是吃滇池的魚蝦長大的,要是別人聽了估計還會覺得很羨慕,從小就是大魚大肉的,當個漁民生活一定過得好。其實呀,這種日子是真的苦啊。滇池雖然盛產魚蝦等水產,但是在以前,魚蝦不值錢。我爺爺帶著我父親從早上太陽還沒升起來就出海捕魚,一直要在船上待很長時間,捕到魚以后還要想辦法賣出去,問題是買的人少就只能忍痛賤賣了。很早之前,四碗蝦才換得一碗米。等到夏天的時候更艱難,天氣熱魚蝦變質快,壞了又舍不得扔,只有自己吃。現在我們都還說‘臭魚爛蝦,下飯的冤家’,你想想魚蝦都臭了還會好吃嗎。”林燕說。

  把漁船當家 捕魚是在搏命

  漁民們為了生計,不論烈日煎烤,還是寒霜刺骨,都得在滇池上與惡劣的天氣和兇猛的水浪搏斗。老漁民鄭福說:“我跟著父親出海的那個時候,漁船都是木頭船,在水里面用的時間長了,木頭就會開始變壞。有的船頭裂開了,船艙漏水了,又沒有錢去補,只好用繩索把船頭箍緊,用破布把漏洞塞起來。那個時候為了能夠多捕到一點魚都是在船上睡覺,睡覺的時候大多數蓋的是破漁網、破衣服,墊的是爛草席。不僅僅是條件艱苦,在滇池里捕魚也是件危險的事情。到了風大浪大的季節,那艘小木船在水里漂著,一不小心船就要翻,都是拿命在搏。”

  撈海菜做鲊 漁民的美好時光

  原滇池漁民捕撈土著魚類有26種之多,主要有:青魚、白魚、草魚、鯉魚、花鰱魚、白鰱魚、桂花魚、金線魚、烏魚(俗稱大烏棒),以及蝦、螺、蟹、蚌、龜類等。每逢開湖時節,漁民們各家多在夜里揚帆出海捕魚,挑燈輪流守候在湖面上,憑借光影引誘魚群才好捕撈。每夜滇池湖面上漁光如點點星火徹夜閃耀,曙光初上則趕往碼頭或集市販賣。

  “我小的時候還是能吃到‘海菜鲊’的,每年快要到夏天的時候,滇池上就會長出很多海菜,開著黃白色的小花。我們把它連著花和莖一起摘下來,拿回家洗一下,然后曬干切絲,加一點鹽和辣椒拌一下,就是‘海菜鲊’了,下飯很不錯。”林燕說。

  轉折期

  滇池水質變差 傳統捕魚難以為繼 在二三十年前,滇池水質逐漸惡化,III類、IV類、V類直到劣V類,原生魚種逐步消失,魚產量也逐年下降,20多種特有土著魚種逐漸消失,滇池邊漁民“靠水吃水”的捕魚生活難以為繼。

  “到了我這一輩人,之前大家‘圍湖造田’弄出來了很多的水田,大家就一邊打魚一邊種地了。但是滇池水真的是一天比一天糟糕了,之后大家別說在滇池游泳,路過滇池都覺得又難聞又臟。后面滇池開始大力治理,開始封湖后,專門捕魚的人就更少了。”林燕說。

  為保護母親湖 把機動船改回帆船

  “到了我父親那一代,捕魚的船就開始用機動船了,因為方便省力,而且效率也很高。所以那時候很多漁民都在用機動船,污染還是比較大的。之后滇管局要求捕魚要用帆船。”林燕說,“開始大家都不理解,因為用機動船很方便。但是看著滇池水都已經那么臟了,大家心里也不好受,因為是滇池養育了周邊村子那么多的人,現在滇池水質不好我們也是有責任的。所以后面大家也全都把機動船改成帆船了,減少了污染。”

  近幾年滇池開湖捕撈,主要采用人力(風力)帆船拖網作業,為的就是減少污染。

  休養生息 不能竭澤而漁

  今年是滇池自2012年開湖捕撈以來,連續第8年開湖捕撈。其中,2014年、2015年的開湖捕撈,允許捕撈的對象都是銀魚和蝦,大型經濟魚類連續兩年禁捕。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的開湖捕撈,連續三年分階段先后捕撈大型經濟魚類、銀魚和蝦。

  今年,在連續三年開湖捕撈后,再次禁止捕撈大型經濟魚類,只允許捕撈銀魚和蝦。

  “我覺得這種封湖養魚的措施挺好的,只有像這樣,滇池才會有源源不斷的魚。如果像我們以前那種沒有節制地去捕撈大魚,那么滇池里的魚肯定會越來越少。”林燕說。

  等將來

  逐漸消失的滇池邊小漁村

  按照滇池保護原則,位于環湖路以內的區域被劃定為一級保護區,原則上在這一區域內的村落都將被拆遷異地安置,騰出的地塊要么作為環保用地,要么進行更高標準的開發。隨著滇池湖濱“四退三還一護”生態建設的提出,昆明市早在6年前便打響了拆除滇池沿岸一級保護區內建筑物的保護滇池攻堅戰。

  “我們彩龍村也集體搬進了旁邊不遠的安置房,現在滇池周邊的村子也越來越少了,之后滇池邊估計一個村子都沒有了。雖說現在各方面的條件都會好很多,但是有時候還是喜歡那種住在滇池邊上,聽著滇池水浪聲睡覺的感覺。”林燕說。

  濕地連串 滇池正在變美

  為了保護滇池,大面積的退耕還湖之后,滇池沿岸多了不少風景美如畫的濕地公園。撈魚河濕地公園、呈貢滇池濕地生態公園、海埂大壩濕地公園、古滇濕地公園等等,這些濕地公園在涵養滇池水土、改善滇池水質的同時也為市民們提供了休閑娛樂、觀賞滇池風景的好去處。

  一個個濕地公園的建設,使得滇池周邊的生態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從原來滇池周邊水體發臭、垃圾遍地,到現在公園里綠樹成蔭、鳥語花香,滇池正在變美。

  據昆明市滇管局發布的消息,2019年上半年,滇池全湖水質繼續保持IV類,35條入滇河道中水質達標的有30條,綜合達標率達84%。


冰球换人规则